第二百零五節?鮮花著錦(上)

    除了阿迪之外,其他的大大小小的廣告商,獎金也都在路上,最少的也有五千歐元。別覺得五千歐少了,這是普通德國人兩倍的月薪,而且大頭還在后頭。萬一王艾真的打破了歷史記錄,這獎金至少翻兩倍的發。

    聽了這個消息,王艾心中迅速想起一句話:大炮一響,黃金萬兩。

    反正按照雷奧妮粗粗統計,昨天王艾的這個進球,算上俱樂部發的一萬英鎊獎金,大大小小加一起就超過了20萬歐元,換成人民幣這就是二百萬!雖說甲A的瘋狂年代也曾經有球隊老板抱著密碼箱在場邊,進一個球現場發十萬的光輝事跡,可和王艾的比,還是差遠了。

    當然,贊助商們的踴躍和慷慨,與王艾本人的話題(性xìng),昨天進球的話題(性xìng)也有關系。進球越漂亮,電視臺越(愛ài)放,球星越容易被提到、被出鏡,這都是不花錢的宣傳。贊助商也從中獲益,當然也就會大方一些。

    王艾沒具體管這些獎金的事兒,全權委托給雷奧妮控制全局,施拉普納具體接洽,第二天上午王艾去上學之前,專門委托了何塞的助手克拉克,讓他帶著三位遼少的教練走進科巴姆基地,開始為期六天的學習考察。等王艾下午歸隊參加訓練的時候,三人也分別來到場邊。何塞和他們已經打過招呼了,知道這三人是王艾家鄉人,沒有跑風漏氣的危險,也就光明正大。王艾特意把趙丹帶來,讓他給三人當翻譯,老默特薩克懂英語,但他自己還要記筆記呢。

    今天何塞上午安排的是恢復(性xìng)訓練,下午則針對周中足總杯半決賽對手利物浦安排了針對(性xìng)戰術。英超賽事的密集,讓教練的工作負荷相當大,如果要出好成績的話。每周至少一場高強度對抗賽,不僅對球員是高強度,斗智斗勇的教練之間也是高強度。如果趕上一周雙賽,尤其是賽季末各條戰線都進入最后階段的時候,何塞這樣野心勃勃的教練真的很忙。

    不但要研究每一個對手,制定針對(性xìng)戰術,還要在賽前釋放各種消息,真消息、假消息,辟謠外加攻擊對手。同時賽季末又到了買人賣人的時候,到了隊員們各自訴求大爆發的時候,教練還要去權衡、處理,和隊員之間斗心眼,總之,事(情qíng)多的一塌糊涂。所以何塞是真沒多少精力照顧遼少的三位教練了,他就帶隊練,任憑你們看就是了。

    這還得說是給王艾面子。要不然一般人你申請,到斯坦福橋去吧,隨便看。想進科巴姆?知道封閉訓練基地什么意思嗎?哪怕你是外國人,不是間諜,人家也不鳥你。

    一天的訓練結束,到下午四點,全隊解散。王艾也溜溜達達的背著球鞋和三老三少一起往家走,科巴姆附近(挺tǐng)偏僻的,沒什么酒店設施,基地里倒是有球員宿舍,設施還(挺tǐng)好。如果王艾把這三位當成下屬,那么安排到基地宿舍還是(挺tǐng)合理的,但王艾的設定是同行、朋友以及前輩,那么安排到家里就比較妥帖了。

    到家里,嚴竹已經做好了飯菜,九個人,四方桌坐不下,嚴竹干脆弄成了自助式,(愛ài)吃啥打啥,反正七八個大鍋菜,管飽。還別說,平時在俱樂部基本就是自助式,幾個人都(挺tǐng)適應。

    匆匆吃過之后,幾個人又到后院的泳池邊聊天,三個小隊長昨天剛來的時候(挺tǐng)拘謹的,聽王艾和他們的師傅聊天也不敢插話,全程裝透明人,今天就好多了。于明的弟子膽子最大,趁王艾剛吃完還沒正式聊天的時候跟王艾申請,想下水游一圈。

    王艾一樂,他就是膽子大的,當然欣賞“同類”,說了一聲你等會,然后在泳池邊的小柜子里翻騰一會,拿出來一打泳褲,抽出三個扔給仨小子,反正你們要不怕水涼,你們就下,水深一米四,正好沒脖子。

    張引的弟子、薩指導的弟子雙手托著泳褲,一動不敢動,偷偷的瞄他們的師傅。在王艾家,這兩位也不好呵斥什么,大手一揮,“自己去玩!”

    三小孩自己下水撲騰去了,王艾倒是樂得在這看,但張引他們嫌吵,于是幾個人就挪到了東邊的花房聊天,把趙丹留下看著三孩子,省得淹死一個倆的。

    話題就從游泳池開始,于明和老默都提議,是不是給他們的遼少也建個游泳池?王艾眨巴著眼睛,瞬間就想通了,幾位這是看科巴姆的青訓體系眼饞了。確實,科巴姆絕對豪華,兩支青年隊、兩支少年隊不但都有自己專用的訓練場,還都有自己的健(身shēn)房、游泳池、理療室,幾乎和一線隊同等待遇。相形之下,三支遼少就可憐了,哪怕他們是國內最受重視的少年隊,那也遠遠不如。別說他們,就是遼足一線隊和切爾西也差不少。

    “咱一線隊還沒有游泳池呢吧?”王艾撓著下巴反問。

    “正修呢。”張引道:“李鐵回國后說的,你們圖賓根都有游泳池,為什么遼足沒有?”

    王艾一晃腦袋:“圖賓根那不是我們特意修的。當初買那塊地的時候就帶著一個游泳館,我們買下來以后剛開始游泳館也是對外開放的,后來發現游泳既能鍛煉,又能恢復,所以后來就不開放了,變成我們專用的。但不是特意修的,這玩意投資不小。誒,修游泳池這事兒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于明笑呵呵的道:“你事(情qíng)太多,可能就沒想打擾你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張引瞪著眼睛:“你個大老板,一年到頭的去不了兩次,事事都問你,什么也不用干了,黃經理自己決定就(挺tǐng)好。”

    王艾服氣的點點頭,隨即好奇的問:“在哪修的?不是俱樂部大樓里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,那多潮啊,還小。后院修的,哦,就是訓練基地,靠著渾河邊的那塊訓練場修的。原來不是有個室內小球場嘛,去年我們成績不錯,今年的贊助商方面賺了不少。黃經理就提議,把那個室內小訓練場變成室內游泳池,另外再修一個室內訓練場,標準球場。”

    “嚯?”王艾睜大眼:“闊了啊?”

重要聲明:小說《重生足球之巔》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 RSS Sitemap 第二百零五節?鮮花著錦(上)手機閱讀

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一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