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8章 這個要建,一定要建!

    自從確定了“全ip網絡”系統的構建方向之后。

    蘇七月、顏曼青立即就開始了嘗試。

    僅僅七天時間,二人的辛苦就有了成果。

    隨后,就是馬不停蹄的測試、改良、再測試……

    幾天的時間,通信部信息處、各集團軍信息大隊、各師旅的信息中隊、信息中心,他們幾乎都跑遍了。

    各個集團軍、師旅的首長們,之前雖然聽說過蘇七月,這個軍區最年輕少校的名字。

    可真人,卻一直沒見過。

    這次蘇七月下去搞測試,幾位首長都抽空見了見他,對他的感官印象都很不錯。

    又一次完成調試后,蘇七月、顏曼青二人乘車,從某集團軍師部駛出來。

    出了師部之后,駕駛員就恭敬地對蘇七月詢問。

    “蘇少校,我們現在是回軍區,還是去下一支部隊?”

    蘇七月“唔”了一聲道:“去特戰旅那邊,昨天和旅長說好了,那邊是這階段測試的最后一站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駕駛員應了一聲,立刻專心致志地開起車。

    坐在蘇七月(身shēn)邊的顏曼青聽了這話,就笑著調侃道:“七月,怎么把自己的部隊留到最后?不怕你們旅長批評你啊!”

    來到b軍區的這些天,是顏曼青和蘇七月相處最多的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顏曼青的好心(情qíng),是顯而易見。

    對師姐的調侃,蘇七月只是笑了笑,沒有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其實將“全ip系統”測試的最后一站放在自家特戰旅,蘇七月也是有用意的。

    他是想,借助這次的測試,順帶將特戰旅的一體化野戰指揮平臺給搞出來。

    上次和702團的那次演習中,特戰旅雖然依靠著先進的武器裝備、戰術理念,以及信息化作戰的方式占盡優勢。

    但缺陷,也是同樣存在的。

    最凸顯的一點就是,不可能每一次演習,都將指揮部設置在空中。

    調任特戰旅之后,蘇七月曾經和旅長、參謀長都提過這事兒。

    兩位領導也都同意他的觀點,并且讓他幫忙想想辦法,看能不能搞個野戰指揮平臺出來。

    因為前段時間的訓練緊,加之自己對特戰旅信息中隊那邊的(情qíng)況還不太熟悉,蘇七月就先將這件事(情qíng)擱置下來。

    這次正好有這么個機會,他當然想一箭雙雕,直接把這事兒給辦了。

    瞥見蘇七月臉上若有所思的神色,顏曼青就莞爾笑道:“聽說你們那兒可是(禁jìn)地,平時我肯定進不去吧?”

    “沒那么夸張,只要有軍區的通行證,并且有人領著,就可以進去。”

    蘇七月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

    顏曼青眨了眨眼睛,點頭應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說周亮,你是怎么回事兒?怎么把他給招進來了?”

    第三中隊隊長辦公室里,袁朗正對著剛剛訓練完新人的周亮大發雷霆。

    聽了這位副參謀長的訓斥,周亮就是一陣尷尬。

    他咳嗽一聲,順手將門給關上。

    “老袁,這次兩個集團軍選拔上來的35人中,并沒有這個兵……他是c集團軍直接推薦的。”

    “集團軍直接推薦?”

    聽了這話,袁朗面色就是一滯。

    “是啊,之前我不是就和你說過嗎,c集團軍那邊除了兩個我們特招的之外,還會有一個推薦名額。加上各師選拔出來的15人,正好是的18個。”

    稍稍頓了頓,周亮就接著說道:“這事兒小七也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啊,對了,c集團軍推薦的這個兵,我接收的時候,小七也是同意的,還說了這個兵幾句好話,準備安排他進你們三中隊。”

    周亮一臉無辜地表(情qíng)道:“老袁你現在這個態度,真是讓我有點搞不懂了?隊長和副隊長意見不一致啊?”

    聽了周亮這番解釋,袁朗的面色稍霽。

    他擺了擺手道:“行了,這事兒你就別管了。小七他礙著老戰友的面子,說那小子幾句好話,你怎么還當真了?”

    “把他打發回去吧,別讓他浪費時間了!”

    周亮聞言,就顯得有些為難道:“老袁,這個兵的訓練成績很優秀,在這次的參訓人員中一直排在前三名。你現在讓我把人家給退回去,集團軍那邊面子上也不好看吧?”

    “我管他那么多!”

    袁朗不耐煩地擺了擺手,道:“行了,這事兒就這么定了!回頭,我親自去和旅長說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里,周亮就有些作難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鼻子,試探著說道:“要不,老袁你打了電話問問小七?”

    “我看他當時說的,可不像是客(套tào)話……”

    袁朗想了想,嗯了聲,算是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難得見這位副參謀長發這么大脾氣,周亮多少有些不適應。

    他咳嗽一聲道:“那老袁,沒什么事兒,我就先撤了啊?”

    “咱們特種訓練中隊,這還是第一次單獨訓練新人,我這個隊長得多看著點兒……”

    袁朗自然知道特種訓練中隊這次的任務繁重,就整了整臉色,點頭道:“行,你忙你的。”

    周亮微微頷首,出門而去。

    袁朗掃了一眼關上的門,輕輕吐了口氣。

    他剛想打開電腦,研究一下最新的對抗資料,門就又被敲響了。

    “報告!”

    聽出是許三多的聲音,袁朗眉頭就是一皺。

    “進來!”

    說這話的時候,袁朗不停在頭發上摩擦著。

    那神(情qíng),就像驅趕蒼蠅一樣。

    許三多前些天鬧過一陣(情qíng)緒之后,現在已經完全恢復了。

    具體原因,袁朗聽蘇七月電話里提過一嘴。

    蘇七月對人(性xìng)的準確把握,袁朗也不得不佩服。

    能將許三多這個優秀的戰士挽回,算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兒。

    不過,這會兒見到許三多,袁朗就沒那么高興了。

    斜睨了一眼神色略顯慌亂的許三多,袁朗就哼哼道:“怎么,剛剛我和周隊長說的話,被你聽到了?”

    “聽……聽到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許三多訥訥地點頭,跟著趕緊解釋道,“主要是隊長您聲音太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袁朗揮揮手道:“那你是想為成才求(情qíng)的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聽了好友的名字,許三多似乎勇敢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那就說說吧。”

    袁朗伸手做了個手勢道:“你和他認識多久,了解他的為人秉(性xìng)嗎?”

    聽了隊長的問話,許三多就老老實實地開始了自己的陳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旅長,一旦‘全ip’系統將整個軍區的通信裝備完成融合,我們就可以研發配(套tào)的代碼指揮自動加密軟件。”

    “再將這些技術,應用到野戰指揮方艙設計上,就可以實現指揮部,和基層指揮員之間的遠程垂直指揮。”

    旅長辦公室里,蘇七月正和鐵路闡述著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坐在旁邊的顏曼青,饒有興致地聽著師弟的講解,心里則在盤算著這個野戰指揮方艙的設計,會不會有什么關卡和桎梏。

    相比顏曼青,鐵路對技術上的關心就沒那么多。

    他更關注的,是這(套tào)野戰指揮方艙的實用(性xìng)。

    聽完蘇七月的講述,鐵路就釋然地點頭道:“七月你的意思我明白了。你是想趁著這次‘全ip系統’的建立,順便把這個可移動的野戰指揮方艙給設計出來,一起參與到后面的測試之中是吧?”

    蘇七月點點頭道:“是的,旅長!”

    “上次演習中,我們的移動指揮部,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效果,但是同樣的戰術,一旦被知曉,再用效果就會大打折扣。”

    “在這種(情qíng)況下,我們需要盡快尋找到新的方法,來代替空中這個臨時指揮部……”

    聽了這話,鐵路就贊同地點頭道:“嗯,我完全同意七月你的觀點。這個野戰指揮方艙要建,一定要建!”

    對于旅長的首肯,蘇七月并不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他輕輕點了點頭,沒再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給了蘇七月明確的答復之后,鐵路就轉頭看向顏曼青。

    “顏研究員,這個野戰指揮方艙,要多麻煩你了!”

    聽了鐵路的感謝,顏曼青就笑著說道:“首長,您太客氣了,應該的。”

    鐵路雖然不知道這位顏研究員具體來路,但是從她對劉副參謀長的稱呼之中,自然能猜出對方的背景不簡單。

    因此對顏曼青,他也是頗為客氣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這邊沒問題,七月你們先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,對了!”

    鐵路似乎想到了什么,又提醒了一句:“七月,你有空別忘了去自己中隊看看,前些天袁朗那家伙還嘀咕呢,說你這個副隊長自從去了軍區之后,就樂不思蜀了。”

    聽了旅長的揶揄,蘇七月連忙答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出了門,顏曼青就好笑地瞥了眼蘇七月。

    “喂,聽出來了吧?你們旅長恐怕是擔心你回不來呢!”

    蘇七月笑著搖了搖頭,沒有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當蘇七月和顏曼青來到三中隊樓下的時候,正好齊桓和吳哲他們要出門吃飯。

    迎面看到這一對才子佳人有說有笑地迎面走來,幾個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臉上都是一陣恍然。

    蘇七月領著顏曼青和幾人打了招呼,這才上了樓。

    看著二人的背影,拓永剛就摸著下巴剛剛長出的胡渣,喟嘆道:“嗨,我今兒個算是明白什么叫做‘珠聯璧合’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七月和那位美女少校,真的很般配。”

    吳哲也跟著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有這樣背后議論上級的嗎?趕緊吃你們飯去,磨磨蹭蹭的!”

    齊桓橫了二人一眼,訓斥道。

    對“菜刀”的(性xìng)子,吳哲、拓永剛也早已摸熟了,自不會去反駁什么。

    二人對視一眼,聳了聳肩,快速跟了上去。

重要聲明:小說《從士兵突擊開始的人生》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 RSS Sitemap 第288章 這個要建,一定要建!手機閱讀

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一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