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72-急火攻心

    姬賊知道,雖然自己現在不在漓火部落了,但是雪還在,正常(情qíng)況下,金雕應該是和刃齒虎守著雪才對的。..org

    但是現如今,金雕卻飛來找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難道,漓火部落發生了什么事(情qíng)?雪發生了什么事(情qíng)。

    想到此處,姬賊的臉色不由得變得煞白。

    黎婭在一旁邊做勢(欲yù)摸金雕,忽然瞥見了姬賊的蒼白臉色,當即嚇得縮回手,悻悻道:“好了好了,我不摸就是了,你干嘛這么嚇人啊。”

    姬賊沒有說話,噌的一聲站了起來,把黎婭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阿賊,你干嘛?”

    姬賊著急的來回渡步,隱隱約約的,他又感覺到了后背上的疼痛。

    現在的他,非常想回去,想回到大片山脈,回去漓火部落,看一看事(情qíng)到底發展到什么地步了。

    但是一想到對高巖部落的作戰計劃已經到了尾聲,如果自己就這么回去了,那么,等于說這些天的辛苦全都白費。

    姬賊是一個重感(情qíng),講信義的人,雖然他平時處事卑鄙下作了一些,但是熟悉姬賊的人都知道,隱藏在嘻嘻哈哈外表下面的,是姬賊那一腔的(熱rè)血。

    對敵人,姬賊可以做到無所不用其極,就像是三九天的寒風那般冷酷。

    但是對(身shēn)邊的人,對自己人,姬賊卻可以做到事事關心,如嚴冬過后的暖(春chūn)一般溫暖人的心境。

    現在,一頭是有可能出事的雪,另一頭,又是對自己有三次救命恩(情qíng)的白蓮部落。

    不管是放棄哪一個,姬賊都會心里過不去的。

    他陷入了糾結,進入了思想的死胡同。

    金雕也不能說話,姬賊也沒辦法問它到底怎么了。

    腦子里簡直亂成了一鍋粥,忽然間,姬賊當著黎婭的面,握起來拳頭,對著腦袋猛砸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想要用這種近乎自殘的方式,強迫自己昏沉沉的腦袋冷靜下來。

    黎婭讓姬賊這個動作給驚住了,忙站起來拉住姬賊的手:“阿賊,你到底怎么了,好好的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姬賊被拉住,盯著黎婭,口中呼哧呼哧的大喘氣。

    就好似一個破舊的風箱似的,那粗重的喘息聲,讓黎婭都忍不住有些害怕了。

    有半天時間,姬賊猛地抬頭盯緊了黎婭,斷斷續續的道:“黎,黎婭,對,對不起了,我,我得回去了!”

    黎婭誒了一聲:“回去?回哪去?”

    “大片山脈,漓火部落。”

    黎婭吃了一驚:“為什么,這還沒有到三十天的時間呢,而且,你答應的幫忙消滅高巖部落也還沒有做到呢。”

    姬賊搖頭擺手,按著自己心臟位置道:“不,不行,我,我不能在等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黎婭不明白了:“為什么的,你的傷才好一些,就算要走,再養兩天傷也行啊。”

    姬賊一把抓住了黎婭的手腕:“雪,雪可能,可能···”

    姬賊越說越是困難,以至于,他喘氣越發的急促,臉色越發的蒼白。

    到了后來,姬賊額頭汗珠滾落好似瀑布一般撲撲簌簌。

    猛然之間,姬賊眼珠子向上一翻,直接昏了過去。

    見狀黎婭哎呀一聲,搶上去一把抱住了姬賊,口中驚叫:“快來人啊,快來人啊。..org”

    金雕在姬賊左右來回蹦跳,也是一副著急的模樣。

    黎婭沒辦法,就把姬賊放下來在地鋪上,然后快步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人群擁擠,到處都在忙碌安排俘虜的白蓮山谷可以說是寸步難行。

    黎婭更是廢了好大勁找到了薇朵,拉住自己姐姐,二話不說朝著姬賊的住處跑。

    正忙著的薇朵被黎婭拽了一個趔趄,好容易站穩了之后不滿的看黎婭,出口責怪道:“黎婭,你又怎么了?不幫忙也就算了,還過來添亂。”

    黎婭腦袋搖晃的如同撥浪鼓一般:“不是姐姐,是阿賊。”

    原本還有些抱怨的薇朵聞言一愣:“阿賊?阿賊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,他又昏過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又昏過去了?阿賊的傷不是已經好了么?”

    黎婭只顧著搖頭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,本來好好的,也不知道怎么著阿賊就說要走的事(情qíng),我就說你走可以,但是你再養兩天把傷完全養好,就說了這些話,他就氣的昏迷了過去。”

    薇朵聽到姬賊要走的事(情qíng)更是心驚,忙跺腳道:“快帶我去。”

    說著話,就要和黎婭一起走,只是才走了兩步,薇朵忽然停下,轉(身shēn)來看向阿多。

    后者在聽到姬賊要走的事(情qíng)之后原本還有些高興,心說走了好,走了好呀,你走了,我就不用再跟你一起做什么危險的任務了。

    正得意著,冷不丁的看到薇朵看自己,當下里一愣,呆呆問道:“怎么了薇朵大人?”

    薇朵道:“你現在去把母親大人還有黑藤族長他們喊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喊到這里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阿賊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說完了,薇朵沖妹妹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姐妹倆同時邁步,朝著姬賊住處而去。

    二人到地方的時候,還沒往里進,山洞中,一聲鷹鳴,緊跟著一團黑影直接撲了出來。

    虧是黎婭眼疾手快,拉著薇朵就趴了下來。

    黑影從二人頭頂而過,黎婭回頭一瞧,才發現是那只金雕。

    隨后,金雕在空中打了一個旋,然后重新飛回洞口,站在那,張開雙翅。

    近三米的翅展將洞口遮掩的嚴嚴實實的。

    薇朵有些驚恐的看自己妹妹:“這,這,這是阿賊帶回來的那只鷹么?”

    黎婭點頭:“嗯,它是阿賊養大的。”

    說著,黎婭向前一步,道:“你快讓開,我們是給阿賊看傷的,快點。”

    “它根本聽不懂,黎婭,別和它在這浪費時間了,我們快點進去。”薇朵說著,就往里沖。

    然而金雕立刻一聲鳴叫,作勢騰飛,擺出來一副攻擊的模樣沖薇朵。

    薇朵那見過這個,被嚇得一聲叫,倉皇后退。

    黎婭把姐姐護住了,瞪著眼看金雕:“你再不讓開我就跟你不客氣了!”

    “都說了它聽不懂了。”

    金雕一聲鳴叫。

    黎婭直跺腳:“該死的,你非要我跟你動手是吧。”

    說話功夫,黎婭抓起石矛,指著金雕。

    哪知道那石矛才舉起來,金雕直接朝著黎婭撲了過去。

    黎婭哎呀一聲叫,她也是嘴上說說不客氣,但是真正打起來的話,還是拿金雕沒有辦法。

    這可是空中的王者,地位就像是叢林中的刃齒虎一般。

    雖說未成年,但是(身shēn)上那股子氣勢卻完全養了出來。

    金雕這一動,黎婭掉頭就跑。

    薇朵原本想提醒自己妹妹小心一點,但是話到嘴邊忍住了,她也怕金雕聽到聲音后回頭,再次攔住洞口。

    于是乎,便跑進山洞,來到姬賊躺著的地鋪前。

    她跪下來,看地鋪上姬賊緊皺著眉頭的樣子,鮮血,從他(胸xiōng)前還有后背緩緩滲出。

    見這個模樣,薇朵更是想不明白:“傷口明明都已經好了啊,怎么又出血了?”

    說著,她解開姬賊(身shēn)上的獸皮,看著姬賊那滿(身shēn)魚鱗一般的傷口,忍不住心驚。

    盡管說,薇朵這不是第一次看了,但每次見到姬賊(身shēn)上傷口的時候,都會有不一樣的感覺。

    薇朵敢打賭,就像是姬賊這樣的傷,你就是找遍整個天產平原,也找不出來另外一個。

    黎婭這么喜歡打架的人,也沒幾處傷。

    搖搖頭收回思緒,薇朵深吸了一口氣,從隨(身shēn)姬賊給她做得皮囊中拿出來磨成了粉末狀的傷藥,沖昏迷中姬賊道:“阿賊,你先忍著,我這就給你處理傷口。”

    話落下,薇朵就要開始動作,然而讓薇朵萬萬沒有想到的是,姬賊卻在這個空檔開口說話了。

    “雪···雪···”

    提示:瀏覽器搜索(書名)+(完 本 神 立占)可以快速找到你在本站看的書!

重要聲明:小說《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》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 RSS Sitemap 772-急火攻心手機閱讀

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一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