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五十九章 海之戰(下)

類別:偵探推理 作者:減肥專家 書名:星辰之主
    www.pkgg.net

    章瑩瑩把鏡頭轉向準羅南手指的方位,卻啥也搞不清楚,無奈又把鏡頭移回到羅南臉上:

    “真出事了呀?”

    這話與其說是詢問,不如說是確認,是終于聽到第二聲靴子落地的釋然與松快。

    羅南都不愿理她。

    章瑩瑩也感覺自己有點兒過分,可事實擺在眼前,她也實在忍耐不住好奇心,確認并非是“危險突變事態”后,就追問道:

    “對面殺過來了?”

    “還沒,但被盯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邊不是一直在盯!”

    “被動雷達和主動雷達總不一樣吧。”

    “確實……”

    章瑩瑩立刻就想到了“囚籠”理論,以其為基礎進行推導,羅南現在所面對的(情qíng)況,驟然復雜了太多,也危險了太多。

    她猛然間不敢說話了,擔心給羅南造成干擾。

    反倒是羅南對她咧嘴笑了笑:“沒事兒,目前還好,就是看兩眼,還未必能看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在羅南看來,“煙頭”的火光,確實是起“眼睛”的作用,所展現的,也就是它完整形態下應有的能力。

    由于早前遭受到破壞(性xìng)消解,就其本(身shēn)而言,活(性xìng)已經幾近于無,原有的傳感能力也破壞掉了——可不管怎么說,它就是一個接發裝置,一旦有與之配(套tào)的力量投(射shè),仍然可以成為高效的介入甬道。

    不過正如羅南所言,那位目前所關注的對象,可不是輕輕松松就能搞明白的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羅南的笑容有點兒僵。

    章瑩瑩發覺了異常:“海上……有光?”

    “是眼。”

    隨著羅南的定(性xìng),從牛鬼肌(肉ròu)層內的“復燃煙頭”開始,羅南的感應范圍內,以牛鬼所在的位置為中心,周邊成百上千、各色各型的畸變種,它們各自(身shēn)上不同位置、或內或外、或可見或不可見,幾乎在同時都有“火光”燃起,都有“邪眼”睜開。

    有的東西,上了規模就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隨著時間的推移,周邊海域“邪眼”越亮越多,以至于在游艇甲板上,隨便轉一個角度,都能看到起伏翻騰的巨浪中,那星星點點的幽火……

    沒有任何溫度,甚至都沒有映出什么具體的輪廓,那些兇橫的畸變種盡都淪為慘淡的背景,只為襯托這妖異的光亮,以及隱藏在光亮之后、按而不發的深沉靈壓。

    “麻大煩了。”章瑩瑩還是忍不住吐槽,與此同時,她將懸浮鏡頭對準了甲板下方的海面,準備調整焦距,給這些詭異的光點一個近景。

    可沒等她完成((操cāo)cāo)作,正是這些羅南稱之為“眼”的黯淡光源,帶動著千百畸變種的頭顱、(身shēn)軀,齊刷刷地扭轉,指向了游艇……下方的某個區域。

    那里,是仍在死命掙扎的牛鬼所在。

    它們也不只指向牛鬼,還指向牛鬼(胸xiōng)腹連接部的那片“熒光區域”……以及已經進入“熒光區域”,正進行切分剖析的虛無“((操cāo)cāo)縱線”。

    至少羅南是這么認為的。

    不是每個人都能像羅南一般,掌握深層信息,但海上生靈超級反常的同步趨向,也足夠給出一份讓人心悸的存在感,如同重錘擊(胸xiōng)——即便不是聚焦的中心,可這一瞬間,章瑩瑩的呼吸還是有了小段的凍結。

    鏡頭調焦失敗,可也正好截取了一段當下海面最整齊也最恐怖的場面,通過衛星信號,投送到了數千公里外的夏城。

    只是朋友群里面,卻已經沒了興高采烈的(情qíng)緒。任是誰都能看出來,海面上的局勢已經到了一觸即發的地步。

    事實上,在“邪眼”驟然張揚之后的這剎那,不可避免的接觸和碰撞,已經到來。

    坦白說,迄今為止,對方的表現還算克制,不管手段如何變化,目的多半也就是“看看”……問題在于,精神層面的事(情qíng),隱就是隱,顯就是顯,當幕后的力量從隱(性xìng)轉化為顯(性xìng),直接的接觸擺在那里,一旦呈現,就一發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到了他們這個層次,感應即接觸,接觸即交鋒,交鋒即可決生死——誰能在致命威脅已經在頸后哈氣的時候,還淡定以對?

    羅南首先就做不到。

    對方的控制力,也達不到讓如此恐怖的靈壓形成“(春chūn)風化雨”之勢的地步。

    羅南必須要做出反應。

    相對于有武皇陛下護持的游艇,還有自家砸個稀巴爛也沒有啥實質傷害的假(身shēn),此時,羅南最擔心的還是隱藏在淵區中的“云母”。

    畢竟,對方已經有所覺察,并展現出了極大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所以,羅南迅速將意念投(射shè)到淵區之上,圍繞著“云母”隱秘但脆弱的核心構形,在盡量模糊其具體方位的前提下,開始在外圍淵區風暴中,層層架構防御力量。

    由于擔心即興的臨時架構,未必嚴謹,羅南甚至還“就近”調來了“淵區血魂寺”,使之與臨時搭建的陣地,呈犄角之勢,攻守平衡。

    但總體而言,還是以求穩為主,與對方專注于“觀察”的表現,隱然相配。

    雙方都存在克制的意圖和表現,然而雙方對于安全感的需求,以及采取的相應措施,對于當前的形勢趨向的扭轉,不會起到任何正面作用。充其量只是一劑慢(性xìng)毒藥,緩慢而堅定地將雙方的“安全距離”越拉越近,彼此的反應也逐步升級。

    就像現在,因為淵區之上,靈魂力量頻繁調動,干涉幅度劇增,便得本就混亂的淵區環境更加惡劣,依稀與當下狂風巨浪的太平洋中部海域遙相呼應。

    風暴與風暴作用,恍惚中幾乎要抹去物質與精神層面之間的屏障,在更廣闊層面上肆意奔流。

    在羅南的感知里,接下來這段時間,周邊海域原本相對平滑的時空架構,卻像是精度差勁的齒輪,時不時就因為糟糕的磨合,變得磕磕絆絆,以至顫抖跳動,咯咯作響。

    大氣開始變得異常,首先受到影響的,則是本來就不怎么穩定的遠程信息傳輸通道,朋友群里的視頻直播,在勉力掙扎了十幾秒后,徹底中斷。

    章瑩瑩也沒有再攝錄的心思,她扭頭看向后方高處的駕駛室,只是完全看不見武皇陛下的(身shēn)影,更沒有收到相應的訊息。

    倒是章瑩瑩自個兒,因為肢體的動作,莫名就覺得不太爽利,好像撲打在(身shēn)上的強風碎浪,突然就漏了電,麻酥酥的,激得汗毛都豎起來了。

    章瑩瑩自(身shēn)修為在里世界還排不上號,但跟在武皇陛下(身shēn)邊,見識相當廣博,立刻就想到,這極有可能是精神層面的超強力量,彼此干涉碰撞帶來的余波影響。

    她再扭頭去看羅南。

    恰好,羅南也看向她,沒有說話,只是伸手往船艙門的位置指了指。

    章瑩瑩張口(欲yù)言,但很快就緊抿住嘴唇,微微點頭,沒有任何耽擱,就往艙門那邊去。在她(身shēn)后,蒙沖悄無聲息地跟上,保持了一個隨時可以施加保護的距離。

    不過章瑩瑩走進艙室后,終于忍不住又回頭看了眼,這回她卻見羅南的手指,竟又莫名其妙凝結了水汽,在撲打過來的海浪中,給一幅新的圖畫落筆開端……

    羅南徐徐勾勒出幾根線條,但沒有特別清晰的思路,純憑感覺而已。

    他并不否認,在這種逐步升級的對抗中,他有些按捺不住了,而精神層面的對抗模式也注定了,在距離和層級上搶占主動是唯一可行之策。

    對面現在肯定是較主動的那一方,但后面卻未必。

    由于“邪眼”開啟,對方力量主動干預的痕跡加重,讓羅南捕捉到了從虛空中穿透過來的一些方位線索。

    對方其實非常善于偽裝,能夠充分利用淵區的特殊環境,給靈魂力量的投(射shè)制造種種迷宮式的錯覺,真正下沉到精神海洋、正面接觸的時候,已經是大幅扭曲過的異態存在,

    可是,羅南因格式論而來的“純粹觀察”天賦能力,豈是擺設?這些迷惑(性xìng)的手段,對他來說意義真不太大。

    之所以到現在為止,還沒把人找出來,只因為“靈魂披風”被他自個兒給作壞了,目前的覆蓋能力較之巔峰相差太遠……可話又說回來,有沒有靈魂披風,對于一位“通靈者”而言,貌似也不算什么致命影響。

    更何況,還有“云母”。

    它施放“((操cāo)cāo)控線”的動作,說是遵從指令也好,說是存在本能也罷,在相當程度上,是有一定自主(性xìng)的。

    所以,不管羅南的意念如何在虛空中變幻,也不管周圍萬千明暗的“邪眼”,如何點亮與周邊海域密切干涉的精神海洋……

    “云母”仍然繼續拋灑“((操cāo)cāo)縱線”,甚至因為“邪眼”的驟然活化,自然而然地多加了幾波,對這些“血(肉ròu)寄生裝置”進行更深一層的切分。

    要知道,“((操cāo)cāo)線線”的切分,從來都不是就事論事,而是向著縱深領域,快速推進。

    這等于是給了羅南另一個維度的參考。

    所以,羅南的感覺相當之好,他覺得,也許一幅圖畫到半截,答案已經出來了。事實上,現在羅南心中,就有了個隱約的影子……

    “大家還是要公平些比較好。”

    羅南喃喃低語,筆下的線條幾乎要飛動起來……可緊接著就是一個頓挫。

    同時挫掉的,還有化為筆鋒的手指。

    細碎水汽崩解,羅南愣了下。事實上在精神層面,在淵區之上,雙方的對沖卻沒有任何緩沖發愣的余地,直接就形成了最激烈的碰撞反應。

    至于物質層面,最先倒霉的是游艇周邊的畸變種群。幾萬、十幾萬的生靈潮,像是通通被過了一遍高壓電,在劇烈抽搐和躍動中破散開來,綻開了巨大卻又畸形丑陋的花朵。

    【提示】:如果覺得此文不錯,請推薦給更多小伙伴吧!分享也是一種享受。

重要聲明:小說《星辰之主》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 RSS Sitemap 第五百五十九章 海之戰(下)手機閱讀

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一点